88必发娱乐手机端,88必发手机端官网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正当年的退休猎人

第一卷 寄生虫第三章 演技不够

[更新时间] 2018-01-15 21:16:20 [字数] 6435

调查组的人劝过我,街上过十个人就有一个异族,异族里面一半都可以算进嗜人类里,要真见一个打一个还有完吗?只是路上碰到,当没看见不好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像他们知道的,我一个对眼就能看出对方的生物构成,然后就会忍不住地开始琢磨,这家伙是什么品种啊?到哪个成长期了?一顿能吃多少啊?吃不吃人啊?是不是非得吃人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是想了这么多,看了这么久,对方也肯定反应过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时候,就不是我来决定要不要上去找麻烦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见一个打一个,更多的时候不是定性不足,而是演技不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边!”钟颜语叫住往反方向拐的司迁,看着她就这么低着头换了个方向,看着脚前三米的地方跟上了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中间似乎听到了一声“哦”,除此之外就没有更多的反应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之后的情形也不怎么让人满意:“你能不能不要一直走我后面,这样我老想回头找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颜语有点想骂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走路没声你知道吗?跑得还快!走的时候能不能看看前面?至少看个路啊!”说着将司迁拽到自己并排的位置,“站我旁边来,走我前面也行,老找你很累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司迁一言不发的把手放到钟颜语臂弯处,轻轻抓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太喜欢别人碰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同学刚过一月,各种个人习惯确实还不清楚。或许是钟颜语态度里的排斥太轻太淡,司迁才犹豫了一下:“嗯——,可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吧好吧,你抓吧,别再突然不见了就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且我手上没汗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确实一点汗都没有,甚至比起胳膊,司迁的手心都算清凉,在这热死人的天里,这种触感的确不会让人厌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能保证一直不出汗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颜语动了一下胳膊,把司迁的手再往里带了点,两个人挽在一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步行街到底在哪啊?”摆弄着手机地图,转圈找前进方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这,是不是走错了?是不是应该往那边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司迁感觉被征求意见了,才看了一眼导航路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不是你拐的那个方向是对的?你认识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我不认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颜语的方向感不算好,平时跟着导航才不怎么会迷路,但是到了这种临近目的地,需要拐两个弯或者走小路的时候,就有些不确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我们往哪走,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旁边的一阵骚动打断了钟颜语。侧过头一看,是有几个男生正面带惊慌的看着这里,像是走着走着突然停下,都挤在了一起,还有人叫出了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颜语拉着司迁往远走,几步后发现他们还看着这里,直接横穿了马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几个人干嘛?有病吧?”望见他们散了,钟颜语才开口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有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像还真的是你拐的那个方向,早知道不叫你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司迁看了眼钟颜语指的方向。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往哪里走,更不用说对上了:“那走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好的是司迁来陪钟颜语买衣服,顺便,她们两个都想买凉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实际逛起来,钟颜语找到了几分和男生一起逛街的尴尬,感觉每次进店,司迁都是生无可恋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觉得这个好看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就那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贵了,319一件T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问她,她也一定会回应,回应同时是看着衣服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呢?”钟颜语又拿起一件T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百七十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她几乎不会肯定任何一件衣服的姿色,要么直接说难看,要么直接将手伸向吊牌,看一眼价格,然后一秒钟决定买不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要是她自己买衣服,陪同的人就省劲儿了。可是今天她不买,希望得到视觉效果参考意见的钟颜语只能听着无数句“还行”,在纠结的沼泽里越陷越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哟,司迁,来步行街啊,是逛街吗?”一个黑眼圈很重的男生拦住了刚出店的钟颜语和司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颜语下意识地抬头,意料之内的在不远处看到三个熟悉身影,叹了口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司迁略一点头,算是回答,然后拉着钟颜语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是已经拒绝他了吗?”虽然已经走远了,但是钟颜语聊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是凑到了司迁的耳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严词拒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他还那么缠着你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闻言,钟颜语放下心来,也不假装小声说话了:“那就好。”走了两步,又吐槽起来,“不过他那真的不像是喜欢你,说话那么挑衅,还老带着三个小弟,跟来找事似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司迁听到这话笑了。这道是难得,让钟颜语也找到了聊天的节奏,忍不住想多聊几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说那三个真的是他小弟吗?应该是他室友吧,真是不容易,每次都叫上一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司迁笑意更深:“不知道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一会儿,我再试衣服,或者问你哪一件,你能不能告诉我好不好看?显胖显瘦,显高显矮,或者合不合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就觉得还好,没有特好看,也没有不好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概这家伙就是这个性格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颜语放弃了让司迁嗨起来打算,着眼寻找自己看得顺眼的衣服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去那边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司迁嘴上答应着,脚下却没怎么动,就这么慢慢拖住了钟颜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能不能,不往那个方向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了,一个魏子健还真的闹得你没了逛街的心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司迁皱起了眉,眼神有些无措,像是半天没找到解释的词:“不是,就是,能不能不往那个方向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还拽着钟颜语的胳膊往后拖了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去哪啊?难道往回走吗?”看同伴这个态度,钟颜语已经同意了不过去,只是不想走回头路。回头都是逛过的店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去地下呗,还有空调,至少不用晒太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从前面那个口下去吧,先陪我去那家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颜语说完便抬脚往自己看定的店门走去,被带着的司迁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在钟颜语生出更大的疑惑前反应过来,陪她一起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样,健哥,司迁真的是来逛街的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魏子健猛抽了两口烟,长长地吐出来:“不然呢?她还想凭一己之力,把庸都城给清干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斌哥怎么说?以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魏子健突然把还剩半根的烟扔到地上,拿脚跺了两下才按正常规程,用脚尖碾灭火星:“以后?以后都没货了!想玩至少得到这个鬼地方来!其他家更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已经被压扁了的烟蒂又被狠踩了好几脚,恨恨的语气,让几个小弟都不敢接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明面上,整个地质院都觉得司迁把魏子健给甩了,如她所说的严词拒绝;暗地里,全庸都的货源都被司迁赶出大学城,魏子健这些中间商的月收一下子就少了一位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的!打听到她什么来头没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句问的是最角落里,黄衣服的小个子,他自始至终都一脸紧张的摆弄着手机,被叫到才哆嗦着抬了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据说,李总,还有老白上面的池老板,都找人收拾过她。但是,就,没有后续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消息把魏子健的急躁撞下去一点:“什么意思?都打输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不知道,打听不到任何后续。李总那边,被派出去的人,司迁这里,都没什么动静。可能是,派出去的打手,半路上就被人截了。或者,走到一半,被老板叫回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另外两个小弟慌了,几乎瞬间就放弃了找司迁麻烦的打算。魏子健能是健哥,可能是因为他这种时候还有心情吐槽:“哪来了个热血愤青,背后还真有真神坐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个小弟默默地吸着大哥的二手烟,等候发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还真没听说过哪一家姓司,传说中隐于尘世修仙世家吗?她这么大本事怎么不肃清了庸都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修仙,到今天只是一个戏称了。毕竟已经几乎没有人认为对自身灵力的锻炼最终可以导致大幅的寿命延长了。修仙世家,指的是那些玄之又玄,玄到好像只存在于传说里的,自愿归于山林田野,并且生怀绝技的人们。市面上比较火热的灵能流派多以家族为单位,不是自家人进不了最后那扇门。于是修仙后面的家族,也被顺便叫出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大哥都开起了玩笑,小弟也大着胆子问了:“那,司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面的老板都惹不起,七八个妖怪也打不过,我们能拿她怎么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个兄弟松了一口气,脸上堆上笑,嘻嘻哈哈的把这事儿带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联系一下洪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突然又要作妖,兄弟们都愣住了,还是平日负责联络的黄衣男生先反应过来,拨过去一个电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反正现在也在红圈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喂,洪哥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魏子健平日里对谁都比较客气,自己这几个小弟也少有呼来喝去的。跟对面稍微算是个头目的人装模作样起来,互相叫哥也是常见的事情,但是今天听着格外谄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哪有哪有,这不是还得来求您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句话下去,脸上的笑都少了一半。小弟们看到大哥这么装孙子,害怕得抱在了一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希望一会儿不要拿他们撒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是,对对对,就是那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呀,这个还希望,您能给送到宿舍旁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不是,这,真的不太方便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质量不做太高要求,价格按零售,再翻倍,您看成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看质量哪有什么零售价格啊,那按次算的零售价格都是忽悠新人的,本来就虚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再翻一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终,魏子健以虚高价格的八倍,拿到了一次质量未知的送货上门。有个视力好的偷看到他手机,定金已经付出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健哥,为什么呀!”看到那四个零都心疼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魏子健扫过几个兄弟的脸:“这事儿,跟你们没关系。到时候我一个人去拿货,你们也别多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头儿,你答应啦?”全程旁听手下急了,他们这帮里没有没被司迁打过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倒不如说司迁最近一次的群架揍得就是他们,不过他们不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洪骰比出四根手指,放在手下面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四,四万?!”听洪骰的几句议价,怎么着也得上个万字,“这小子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值五千块钱的幻象,也有值四万的,但绝对不是他们这种混在灰色体系里,靠半销半骗维持生计的噬魂能搭建出来的。他们这些人,多出生于普通人连名字都懒得记的博杂种族,倒霉还需要点人类身上的东西才能活得下去,取了猎人协会用来分类异族的“噬魂”二字就把他们都给概括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怕的是这两个字到今天他们自己也用顺嘴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哼,不赚白不赚,把黄毛叫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手下点了下头,后退两小步,又想起什么停住了:“可是,黄毛,连个幻象都造不出来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忽悠人也得有个架子在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不懂魏子健为什么要出这个价吗?他就是想给司迁一个下马威,又不敢直接去找麻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手下反应过来,脸上有纠结,只是一闪而过便小跑出去叫人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哟,挺厉害啊,黄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我干这么些年,还没见过这么大的单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了,去吧。”传令小弟拦住想去见洪骰的黄毛,塞给他一个号码,挥手赶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摊开小纸团,号码还能看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收好纸条,赶紧追上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可是了!”传令员把他往旁边一推,“你,到时候就去,拿到钱就回来,给你抽百分之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哇哦——!”身后传来其他人的起哄和口哨声,笑语当中总是夹着些刺耳的声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还想问问情况,最后忍住了,拿出手机存好号码,发了个短信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待传令员走远,起哄的几个人上前围住黄毛:“百分之十,四千块钱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你跑这一趟,抵得上兄弟们忙活一个月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来可得请客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还有点懵,挨个给跟他说话的人回了笑,低头等回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会是不想去吧?”有人上前了一步,离黄毛更近了一些,微微后倾着上半身保持两人之间最后一点距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听出了语气不对,抬头看着凑到自己耳边说话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人比黄毛略高一些,这个角度直接看到的是从根部到发梢,没有一丝杂色的金发:“别呀,好歹四千块钱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哈,怎么会呢,当然得去了。”黄毛笑着应承,“就是有点怕遇到那个谁,跟对面商量一下有什么办法能避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呵呵呵呵,那可得好好商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魏子健好像跟她是一个学校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逮到了也没事儿,那丫头下手不重。”洪骰的伤动了手术,到现在还在医院躺着,整个上半身连着左胳膊被包了个严严实实。说这话的人也是当天一起被堵在巷子里打的人之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抬头看了他的眼睛,有迅速把头低下,好一会儿才勉强笑道:“是,一定拿了钱回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约在十一点熄灯以后,男生宿舍旁靠近外墙的绿化带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地方的栏杆少了一根,要跑的时候可以直接钻出去,顺着路跑到大门口也只要五六秒。门外是十二点才开始收摊的夜市,就算这个时间冷清一些,混进去了也很难找出来。再不行旁边就是男生宿舍,翻到二楼就能躲进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魏子健还不知道司迁认异族的本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很奇怪对方为什么会同意在这样的情况下交易。他能猜到一点魏子健做这单生意的用意。司迁再厉害,断不错一个从她面前过的人形生物,百米以外的一个混血也能察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来得及从宿舍翻出来跑到这抓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道说魏子健的目的不是在交易时被抓?他打算拿着交易结果去恶心一下司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何必花那么多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了让交易地点处于红圈内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又观察了一下周围环境。噬魂种大多自带一点夜视功能,但以他的眼力,哪的角落里藏了一个偷拍的人也找不出来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九月末的夜晚还是比较凉快的,站在草丛里不好的其实是蚊子多。黄毛却完全没有心情去管那些也能吸食自己血液的昆虫,不断的擦着额头的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哟,定力挺好啊。”魏子健手上夹着根烟,不太准时的出现在约定地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远远地就看到一个人形阴影,杵在那半天没动,还以为是自己认错了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一根?”魏子健递出一根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楞了一下:“我不会抽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会抽烟啊。”魏子健坐到绿化带旁边的水泥梆子上,慢悠悠地抽着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走到他背后伸手就能碰到他后脑的位置:“要不,现在就开始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其实搭不出完整的幻象吧?”不然也不会让你来送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对方明说了,黄毛也不打算再在“交易”上纠缠,尽管他为了应付这个任务还做了些准备工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点小手段糊弄不了魏子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坐这陪我抽完这根烟,就能拿钱走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从魏子健手里抽走烟和打火机,以一个不太顺手的姿势快速点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咳!咳咳咳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魏子健被惊到了:“真不会啊?这倒是少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挨着魏子健坐下顺气,但是旁边就燃着两根烟,怎么都觉得呼吸不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会抽就算了,坐着等它烧完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干烧烧完?那要多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盯着自己手上的烟,半天都没觉得它下去了。于是又放到嘴里嘬了一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烟不过肺,仅仅口腔的容量,实在是给不了燃烧什么帮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魏子健都看不下去了,拍了拍他的后背:“行了,着什么急呀,一时半会找不过来。真要能找过来,这一时半刻也逃不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完全不听,咳得眼泪口水一起往下滴,总算是抽完了一根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魏子健摇摇头,把准备好的三万块钱现金给了他,随口一道别,回去睡觉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抱着钱不敢停顿,草草塞进包里,边咳边从少了根栏杆的缝里钻出去,直奔夜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为什么,他从听到那一刻就对司迁那句“做好再也回不到‘日常生活’的准备”非常在意。倒不是说其他人就完全不在意,其他的人还私下讨论过这句话背后的含义,最后被当成一句段数不高的恐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反正他们也可以不用在面对司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他不是,在接到这次进红圈任务之前,这句话就一直在他脑内回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黑暗里响起了一个女声,混在咳嗽里差点没听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止住了脚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司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听过两次,对她声音的印象并不分明,刚刚这声也没太听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这是司迁无疑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到树丛里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绿化带之外就是排列整齐的小吃摊,摊主回头就能看见站在树丛旁边的黄毛。对于穿行与小吃摊之间的食客这距离也不算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回到阴影中,栏杆对面站着一个矮他半头的女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来吧。”司迁扔下这句话,转身出了绿化带,脚步没停地走到了最近的路灯底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也确实没跑,老老实实的跟在三米远的地方,搭在挎包上的手摸了好几次拉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跟你交易那人,是魏子键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捏住拉链的手指,松开了。黄毛别过脸,一副消极抵抗任君处置的态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打算一直什么都不说?”也不管路灯杆子脏不脏,先靠一会儿。一路狂奔过来,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用比他表情还消极的声音逐字念到:“不泄露顾客信息,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挺有职业道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得司迁的语气里能带上嘲讽,黄毛也没忍住,瞄了她一眼。然后就又别过脸,恢复原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司迁忽然觉得这一头扎眼的金色有些熟悉,翻开了手机相册,又把黄毛扯得离路灯近一些,比对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吧大哥!还敢来!”司迁感觉刚平复下去的气息,又升腾起来,点开他们一行的合照举到黄毛眼前,“就你长得最显眼!还敢往我学校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被拽着领子不能再扭头,只能把眼珠转成斜眼不去看那张照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司迁松开他,气得又摊在路灯柱上:“交易的对象、内容,还有你的所属,一层一层往上报,能报多高报多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了许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说是吧。”司迁支起身子,伸手碰到黄毛的同时将他撂倒在地,按着他的胳膊在他手上来了一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还来不及去看扎到自己的东西,司迁就已经把注射器收回口袋,站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毛平躺在地上看了两秒自己的手腕。没找到针孔,但总觉得哪不对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忽然跳起来,往暗里退了两步。在路灯的灯光还未消散的地方就能看到自己的血管,那有别于人类的脉络发出莹绿色的光芒,正沿着手臂向全身扩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自己考虑说不说吧。”在黄毛发出声音前,司迁开口结束了对话,并且转身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了两步,又回过头:“知道哪能找到我吗?女生宿舍二栋,五……,你也上不去啊。问一下宿管或者在楼下等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