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手机端,88必发手机端官网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情宠嗜血女仙

番外血染公堂之夏老夫妇篇

[更新时间] 2017-08-05 22:07:23 [字数] 3026

我和夫人从小青梅竹马,后来成亲之后也是相敬如宾。成品两年后我们有了宝贝女儿——夏依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依依这个孩子从小就很听话,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和夫人都对她很放心。可若是我们知道几年后她会一心沉迷于那个男人,当初我们绝对不会允许她学医的。只可惜太迟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依依心地善良,每年都要免费出诊,为了确保安全,我让她戴上面纱,也因此没有人知道她一个女子整天出去抛头露面,对她的名誉也不会有什么影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那年瘟疫,我和她娘猜到她肯定要出去,劝说无果后就将她强行锁在了屋子里,不让她出门半步,无论她怎么求都不答应,直到她答应我们发现那个念头后,我才将她放了出来,但还是让她的丫鬟看着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本以为她会听话,因为她一直未曾让我们担心过。可那一次,她第一次让我们担惊受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正在书房里翻看账本,依依随身的丫鬟突然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跪在地上说依依跑到了封锁区。我当时眼前发黑,那是瘟疫的发源地,凡是染病的人都被封锁在了里面,不准出来。她这一去,岂不是要我两老命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瘫坐在椅子上,还在消化这个消息,突然想到了什么,嘱咐道:“这件事千万不要说出去,尤其是不要告诉夫人,不然我割了你的舌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丫鬟很害怕,低着头说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儿啊,你可千万要回来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遣去了丫鬟,手撑着额头,心乱成了一团。我只有这一个女儿,她如果有什么好歹,我们可怎么活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鼻头一酸,几欲掉下泪来,可我知道自己还得撑下去,绝对不能让夫人知道这个消息,不然以她的性格,绝对是撑不下去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爷啊,你有没有看到依依啊?那孩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抬眼,夫人款款走来,暂时敛去表情,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依依啊,依依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依依怎么了?”夫人有些着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说她要去庙里为那些病人祈福,直到瘟疫结束后才回来。”我不忍心看到她难过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啊。”显然她松了口气,埋怨道,“那孩子,出门也不和我说一声,害我找了她半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去了哪个寺庙了?”“我也不知道,忘了问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是的。”她白了我一眼,我苦笑着,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放心吧,女儿都那么大的人了,还怕她出事吗。”说罢,我伸手搂过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窝在我的怀里,乖乖的样子似是十分享受这个怀抱,“你啊,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不正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埋下头,闭上眼,沉吟道,“是啊,都多大的人了,还那么不懂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下来的几天是我最难熬的日子,一方面我命人看着夫人,以各种理由劝她不要去找依依;另一方面,我还要忙着照顾生意,还要四处打探依依的情况,还不到几天,两鬓已经斑白了许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晚上躺在床上,难以安眠的我起床赏月,没惊动夫人。屋外有点冷,也不知道依依那里怎么样了,晚上冷吗?饭菜够吃吗?有没有生病?女儿啊,已经三天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日子一天天过去,夫人已经有些怀疑了,我也只能找各种理由搪塞过去。可我万万没想到,她会趁我外出做商之际出府,直到管家匆匆赶来,告诉我夫人晕倒了,我才知道这个秘密终究是没有守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赶回去,她正脸色煞白地躺在床上,有了几分憔悴之色,我又何尝不是老了呢?一听说她晕倒,我就急忙赶了回来,甚至为此放弃了一个大生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若我当初没有忙于经商的话,或许也不会让依依跑出去,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醒来后看见我,一句话没说扇了我一巴掌,瞪着我的眼睛满是愤恨与难过,似是不解气,又连住扇了我几下,我都未曾辩解过一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边打我边哭,哭的我的心揪疼,等到打累了,她大哭起来,我把她抱在了怀里,她挣扎的越用力,我抱得越紧,“对不起,没有保护好依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不起,我骗了你。”她的手紧紧抓着我的衣服,在我怀中呜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骗了我这么久!依依呢!依依呢!”我闭上眼,瞒不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去了瘟疫封锁区。”话音刚落,夫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我顿觉不对,果然她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大夫!快叫大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醒来之后夫人她不吃也不喝,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像是没了生机的木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担心,依依她医术那么高,一定会平安回来的。”我只好安慰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这句话她终于有了点反应,“真的吗?依依真的会回来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会的,她会回来的,”连我自己都分不清这句话究竟是在安慰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之后我再也没出去,只是陪着夫人,生怕她做什么傻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天后,管家突然跑了回来,一脸喜色,喘着粗气告诉我,“老爷,瘟疫……瘟疫……瘟疫终于治好了!小姐回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和夫人直接从椅子上弹起赶向门口,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时,她再也忍不住冲上前去抱住依依哭了起来。我停在不远处,眼眶泛红,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依依没事,依依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依依擦去了夫人脸上的泪,声音哽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到她抬头注意到我这个爹居然在这里时,明显有些心虚,叫了我一声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慢慢走了过去,脸上无悲无喜,直直地看着她,瘦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管家!拿我的鞭子来!”夫人和管家都是一愣,没料到我会这么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爷这……”“还不快去!”管家犹豫了一会,还是拿了鞭子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从未打过她,即使她闯了祸,我也从来都没有凶过她,可这次,我绝对不能姑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跪下!”依依看了我一眼,乖乖跪下了。我手一扬,第一鞭就要挥出去,夫人拦住了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爷,使不得啊!”她为依依求情。我一咬牙,吼道:“来人拦住夫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走向依依,问道,“你可知我为什么要打你。”“依依知道。”她伏在地上,一副听候发落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知道就好。”我一狠心,闭上眼,一鞭子抽了过去,她疼的全身一抖,但没有叫出声来,被打的地方立刻出现了一条血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爷,老爷够了,回来了就好。”其他人也都在劝我,可我装作听不到的样子不肯停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来了就好?那要是没回来呢?”又是一鞭子。不吃点苦头,她永远都不会长记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鞭子下去,依依已经摇摇欲坠,有些撑不住了,还未等我下一鞭子落在身上,她就倒在了地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挣脱开推开我,急忙命人抬依依回了房间,叫大夫为她治病,得知她并无大碍才松了口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低头看着手中的鞭子,手在微微颤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是不心疼,只是我怕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之后,夫人连着好几天都没和我说过一句话,我也不曾去看望过依依一眼。因为太害怕失去,所以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沉淀,这件事渐渐的没人再提,而我也从依依口中知道了那位救了她的大夫——叶大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得出来她对那位叶大夫很有好感,若是真能在一起,倒也是天赐良缘。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打听到了他的下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一眼见到那个孩子,我甚是喜欢他,眼神干净澄澈,举止得体,样貌也算俊俏,也希望那孩子能成为自己的女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当得知他已经有了心上人时,望着女儿心伤的模样,明知道感情这种事强求不得,可还是迁怒于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依依一次又一次表明心迹,却都被他拒绝了。臭小子,我家依依是多少人想求都求不来的,当真是不知好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万万没想到那般儒雅的一个孩子,竟会打伤他人,惹到县令,沾上官司。尽管相信叶轩不会是那鲁莽之人,可是听到依依跑去为他求情时,我心一沉,或许这是个好机会,可以切断这份孽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命人告诉县令夏家绝不会出手,失去了夏家庇护的叶轩也势必会吃些苦头。可是为了依依能早日挣脱这张情网,这小小的牺牲又算得了什么?发不了日后老夫补偿他便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当我直到叶轩杀了县令后,我决定今后再也不准依依见他,若被旁人知道依依和杀人犯的关系,依依的声誉也会受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得知依依挣扎着要去找他时,怒上心头,那场瘟疫事件又重新回到了记忆中,为什么她总是在这方面这么任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将她关了起来,无论她怎么求都不开门,这一次,绝对要阻止她再去犯险找那个杀人犯。即使这样,她还是想要出去,我对她冷冷说道:“你敢出去这个门半步,我打断你的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孩子,爹是为了你好。其他的爹都不在意,爹只害怕失去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